吃饭的时候还要顶在一起-把娇妻灌醉让别人玩弄

2021-10-28 08:23:04 投稿人 : admin123 围观 : 评论

看着司成寒,垂下头,十分委屈地说道:“寒哥哥,我违背爹的禁令来看你,你为何如此待我……”

 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,说到后面已经夹杂着啜泣声。

  听到她的哭声,司成寒没有怜香惜玉,反而觉得十分烦躁。

  “云影!送郡主回府!”他厉声吩咐着,满脸寒气。

  云影知道主子心中还想着王妃,郡主再呆下去,只是徒增难堪,便抱拳道:“郡主,请回吧!”

  “寒哥哥,等你伤好了,我再来看你!”昭远哭得梨花带雨,说完依依不舍地离开了。

  没等司成寒吩咐,云焰便悄无声息地跟了过去。

  她离开后,司成寒终于清静下来,眼睛一闭,又躺回床上,想起战场上见到的那名女子。

  云影正想离开,司成寒突然叫住了他:“云影,你去安排一下!”

  “何事,王爷?”云影转身看着他。

  “安排人手到牧云国附近打听,那个人一定是言若黎!”司成寒翻身坐起,冰冷的眼神,坚定地看着前方。

  云影还想把手伸到他额头上,探探温度,不过被他直接拍开了。

  “还不快去!”司成寒沉下脸,冷冷看着云影。

  云影这才拱了拱手,退下了。

  离开恭王府后,昭远哭哭啼啼的声音,越来越小。

  走上马车后,她拿着丝帕擦干自己的眼泪,眼神在刹那间,变得狠毒凌厉。

  “那贱人死了就死了!还这样阴魂不散!”她骂着,几乎咬碎银牙。

  “来人!”她向车窗外厉声下令,“给本郡主仔细打听!战场上发生了什么事,让他对那个贱人如此放不下!”

  “属下遵命!”车外的暗卫躬身说着,纵身一跃,很快就离开了。

  她的声音虽小,却被远处的云焰听到了。

  “郡主说话,与往日大相径庭。”云焰暗暗想着,眉头微皱,心中有一股说不出的古怪和反感。

  “王爷在战场上又见到了谁?”云焰盯着昭远远去的马车,心中疑虑丛生。

  ——

  很快,一年的时间过去了,牧云国那边也不断有新消息传来。

  这一次,牧云国士兵竟在一名女将的带领下,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,连破邻国三个城池,一战成名。

  周边各国得到了消息,立刻增兵,加强边界安防。

  牧云国的名将,向来都是男子。这名女将仿佛凭空出世,一出现便如同天际的流星一般耀眼。

  得到消息后,言若黎冷若冰霜的脸,第一时间出现在司成寒脑海中。

  他断定,那名女将便是言若黎!

  “云影,本王觉得,那位一战成名的女将,便是言若黎。”上早朝前,刚刚穿好朝服的司成寒,对云影说着。

  “王爷,王妃并不会武功。”云影拱拱手,冷冷淡淡地回答着。

  “住口!一定是她!”司成寒冷冷说着,他十分肯定,战场上见到的女子、传言中一战成名的女将,便是言若黎!

  他已经做好打算,要北上去见她了!

司成寒身着玄黑朝服,走进大殿。

 文学


  早朝不久就开始了,群臣行礼,而司铭跃高坐于明黄色的龙椅之上。

  “父皇!儿臣有事启奏!”待文武百官行礼完毕,司成寒越众而出,躬身行礼。

  看着立于下首的司成寒,司铭跃神色淡淡,看不清喜怒:“何事?”

  “父皇!近来牧云国频频出兵,为加强我朝边界安防,以防万一,儿臣自请出征!”司成寒的声音在大殿之上,远远传了开去。

  见他竟如此识大体,群臣一时有些意外。

  这一年来,司成寒一直忙于寻找言若黎的下落,对朝堂之事并不如何上心,怎么突然就转性了?

  司铭跃看着司成寒,眼神平淡,良久方道:“边境异动频频,恭王既然有心,便由恭王率兵北上,巩固我朝安防。”

  眼下牧云国频频出兵攻打周边邻国,司铭跃不得不防。

  司成寒虽然沉溺在言若黎一事中,久久没有走出来,但将帅之才却是有目共睹的。

  因此司铭跃一锤定音后,朝臣们并无异议。

  “多谢父皇!”司成寒躬身行礼,周身气度依旧冷冽无双,然而他狭长的凤眸中,一抹喜色一闪而过,稍纵即逝。

  下了朝,司成寒即刻点兵北上。

  “王爷,昭远郡主来了。”云影倏然出现,低声禀告。

  “拦住!就说本王不在府上!”司成寒一听到她的名字,整个人在倏然间变得寒气森森。

  “王爷,昭远郡主……”云影话还没说完,就发现昭远自己闯进来了。

  他淡淡看了昭远一眼,退在一旁;而司成寒则满面冰霜,看都不看她一眼。

  “成寒哥哥!”昭远上前一步,柔声叫着。

  “寒哥哥,听说你要带兵出征了,我不放心,这才来看你的。”昭远看着一身寒气的司成寒,把话说得情意绵绵。

  “本王与你并非至亲之人,哪里轮得到你来担心?”司成寒并没有领情,反而冷冰冰地开口,言语淡漠冷硬。

  “寒哥哥!我可是违背爹的禁令来看你的,你为何如此冷漠?”昭远说着,眼角已经闪出泪花。

  司成寒冷笑一声,眼神带着赤裸裸的嘲讽意味看着她。

 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,这已经是她第二次提到“违背禁令”一事。

  她如此强调自己的牺牲和决绝,是想做什么?以此取代言若黎,嫁入恭王府,成为他的正妃吗?

  司成寒冰冷凌厉的眼神扫了她一眼,毫不客气道:“既然如此,你立刻回去,免得镇国将军以为本王教坏他的女儿!”

  “寒哥哥!”见司成寒软硬不吃,昭远心中出现了一丝慌乱,但她很快就做出反应。

  她不失优雅地向司成寒福了一福,柔声道:“寒哥哥,我知道你心情不好……边疆危险,你一定要保重!”

  话一说完,转身便离开了。

  从外人的角度看来,此女端庄贤惠,端的是一个好姑娘。

  然而司成寒却冷哼一声,神色冷厉地转开了头,仿佛不想多看她一眼。

相关文章
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