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大全网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幽默故事 > 正文

幽默故事

污到你那里滴水的句子文章免费:教练边教车边吻奶

苦苦2022-01-14幽默故事1
 有福公公命令小太监们将地上的碎砚台收拾好,然后赶了他们出去,自己走到了庆帝的跟前:“陛下,消消气。奴才刚去郡主府看望了郡主,郡主没有受伤,只是受了惊吓有点疲倦罢了。”  他接着说道:“太医给郡主诊治

 有福公公命令小太监们将地上的碎砚台收拾好,然后赶了他们出去,自己走到了庆帝的跟前:“陛下,消消气。奴才刚去郡主府看望了郡主,郡主没有受伤,只是受了惊吓有点疲倦罢了。”


  他接着说道:“太医给郡主诊治过了,开了安神汤,奴才看着郡主喝下去了,这才回宫的。”


  庆帝叹了口气:“小景可真是个命运多舛的孩子,从小没娘疼,吃了那么多苦,好不容易长大了,接二连三遭人暗杀。”


  他目光里满是心疼:“这么好的孩子,到底凭什么被那么欺负!”


  有福公公说道:“郡主吉人自有天相,有陛下的龙威保护着,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欺负她的。陛下,还请安心。”


  庆帝摆了摆手:“多的不提了,那杀千刀的周家,审得怎么样了?”


  他冷哼一声:“我早就觉得那个周温婉心思不正,老跟在申仪身边,将公主都给带坏了。”


  有福公公道:“周大人只说什么都不知情,周瑞安也道冤枉。倒是那个周温婉,被逼问了一个晚上,将她知道的事情都招了。”


  他抬头,偷偷看了庆帝一眼:“陛下,周温婉说,是庄妃娘娘指使她这样做的。庄妃娘娘答应她,事成之后,便让她做三皇子妃。”


  “庄妃?”


  庆帝嗤笑一声:“这周温婉是觉得朕是个傻子?庄妃若是想要小景的命,可不会假手于人,更不会选宁远大将军的别庄做这件事。”


  他目光一深:“继续审,我就不信审不出点什么有用的来!此事,我必须要给小景一个交代!”


 文学

  有福公公说道:“对了,陛下,燕国的那两位……该如何安置……”


  东山别庄的花宴搞砸了,这两位心里还不知道要怎么想呢……


  庆帝却道:“马上就要过年了,就让他们两位在我庆国好好过一个年吧,也不必上赶着照顾,但也不用太过冷待,就按着规制来。”


  他顿了顿:“那位九公主留下来未尝不可,不过和亲的人选,却要慎之又慎,不能是皇亲国戚,靖南王世子是绝对不行的。”


  至于先前被普遍提过的人选,锦州城世子萧谨安,那更是不可能。


  燕国人狼子野心,是不会甘心和平的。


  而有了燕国人做后盾,萧谨安若是起了异心,那双面夹击,对于庆国来说,也是个麻烦。


  有福公公小眼珠子转了转,忽然有了主意:“陛下,奴才这里倒是有一个人选……”


  他顿了顿:“您看,庄妃娘娘的娘家侄子,宁远大将军的次孙庄奉如何?”


  宁远大将军虽有兵权,但一个联姻的次孙,影响不了他的决定。


  何况,有三皇子牵制着宁远大将军,燕国九公主嫁过去,不会有什么作为。


  但在面上而言,陛下能将燕国九公主嫁到宁远大将军的府邸,那绝对是对燕国的诚意了,如此门第,还是庆国的权臣,燕国皇帝对这门亲事也无可挑剔。


  同时,赐婚燕国公主,对宁远大将军也是一种牵制,往小了说,二公子不可能再联姻京都城的名门显贵,也避免了三皇子的势力过分扩张。


  这应该是一举多得之事。


  庆帝想了想:“倒是不错。”


  “对了……”他顿了顿:“有福,那个琴师的事,这几日就办了吧……趁着这一波乱得慌,早点了结,朕也能早点安心。”


  有福公公道:“是。”


  ……


  夜深了,庆阳郡主的寝殿却灯火通明,如同白昼。


  这是殷行离开前为数不多的日子了,但他却并没有时间与心爱的女人小意温存,你侬我侬。


  他在时景的小白板上贴上了许多新的纸条:“莫离山上的桀萝都已经转移了,但他们没来得及将所有的茅草屋都毁掉。我在里面发现了一种铁器,是西域的式样。”


  时景皱了皱眉:“京都城中,居然还有西域人?”


  据说,几百年前,庆国是与西域通商的,两国之间彼此友好,京都城中西域人的数量还不少。


  但后来,两国开战之后,这些西域人中出了不少细作,庆国为了肃清细作,将两国的通商口岸全部关闭了。


  虽然这几十年,西域臣服,也有些官道上的来往,但是民间的通商却一直未能成行,通商口岸不通,西域商人是无法私自来我庆都的。


  殷行点了点头:“桀萝难养,京都城的土质也和西域有很大的区别,若不是有高手在此伺候,这些桀萝养不活。”


  他顿了顿:“我查过了,莫离山上的高手,与今日行刺你的人,是一伙的。他们同出自于京畿卫,但不是现役,而是早前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从京畿卫中退出来的那些人。”


  时景眉头轻皱:“如此的话,要查到幕后主使更困难了。”


  殷行却摇了摇头:“这些不必我们自己查,陛下自然会将这些事情搞清楚的。”


  他顿了顿:“我查这些,是想告诉你,种植桀萝的人,便是要置你于死地的人。


  他们或许是薄家,或许是庄家,或许是隐藏在更深处的人。小景,你的四周危机四伏,不得不防!”


  时景眼睛眨巴眨巴地望着他:“所以,你能不走吗?”


  殷行痛苦地皱了皱眉:“小景,我……”


  他也想不走,从此陷在她织就的温柔乡中,他要保护她,与她在一起一生一世。


  可是身上的责任和使命却让他无法停下脚步,不得不要继续走……


  时景连忙笑了起来:“好了,我逗着你玩的。我知道你的大业要紧,若是我强留下来,那你一辈子都不会开心的。”
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

  •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,赶紧来抢沙发吧~